位置: 主页 > 活动动态 >

公司高管烟头烫伤下属致永久创伤涉事公司背景有多强大?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事件起因很简单:2月5日,陕西新奥新能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员工刘某从宝鸡赶到西安,参加公司年会聚餐。然而,这次年会,却给他留下痛苦的记忆——领导高某亭当众训斥他业绩不佳,连续两次用烟头将其脸部烫伤。

  高某亭当众问他:“疼不疼?烫不烫?疼就对了,这样你才能长点记性。”整个过程,刘先生并没有反抗,而是当晚就选择了报警。并在同事的陪同下,在高新医院进行验伤,脸上两处烫伤,如今仍见疤痕。

  刘先生说,此事令他夜不能寐,痛苦不堪。自己从陕西新奥在西安成立时干起,业绩一直排在前面,竟遭如此待遇。如果在工作上有失误和过错,公司按照管理制度处罚,他都可以接受,但这种暴力行径,换作任何人也接受不了。

  吊诡的是,距事件发生已过去一个多月,公司对高某亭迟迟未见处理,只是轻描淡写地扣除高某三个月的绩效工资,而在证据清晰的情况下,对故意伤人的高某亭,唐延路派出所暂时未采取相应的行政措施。

  无奈之下,刘先生只得将自己的经历发布到网上,寻求帮助,一时间,关于“职场霸凌”的讨论迅速引爆网络,甚至还引来了新华社的“怒评”。然而,面对群情激愤的舆情,这家名叫陕西新奥的公司却表现得极为淡定。

  那么,这家公司背后究竟有怎样的背景,高管竟如此对待员工,并挑战大众的底线?

  此事在网上曝光之后,陕西新奥能源有限公司发文对高姓高管进行处分,并扣罚其三个月绩效。但刘先生表示,他并未见到任何文件和处分。

  在一份“新奥能源河北省公司陕西项目组”文件中显示,媒体报道中的高某亭,正是陕西项目组组长,其负责该组的工作和业绩考核,推进重大项目落地,

  记者拨打该公司的电话,工作人员称,公司已成立了调查组,对该事件的一切信息,公司会统一对外公布,不接受记者采访。

  据刘先生的一位同事称:“刘先生和高某亭平时多多少少就有些冲突。”对于刘先生在网上叙述的情况,该同事表示,在领导拿烟烫他之前,确实说过一些含沙射影的话。

  “我从小就喜欢杀个鸡,宰个羊,一定要出血,让它意识到疼,就算公司业绩好的时候,我也要收拾完成不好的人,公司业绩整体不好的时候,我就要收拾刘某这种不听话的人,我要的是森林,不是树木,更不是刺头。”聚会当天,高某亭的原话是这样说的。

  她重点表述了两层意思,第一,高某亭是在私人聚会上,酒后失控,无意间对刘某造成的伤害。第二,公司对刘某遭受的伤害深感痛心,对高某亭的粗暴行为表示谴责。

  很明显,公司管理层对此事并无反省之心,甚至有意为高某亭开脱。章女士还称:“早在3月2日,高某亭就已经在公司做了公开检讨,并向刘某道歉,还被扣发了三个月的绩效。”潜台词似乎在说,公司的姿态已经放得够低的了,你还想咋样?

  令人咋舌的是,在事发之后,刘先生因烫伤想请假休养,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递交请假申请后,公司以“医生假条没写建议休假时长”为由,拒绝了他的申请,并扣发了他4000元的工资。

  由此可见,在公司高管眼里,刘先生是那个挑事的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刺头”。

  如前所述,高雪亭是从河北公司委派到陕西公司的高管,陕西新奥还真处理不了他。

  据企查查显示,陕西新奥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注册资本高达2亿元。该公司主要业务为供冷服务、热力生产供应、智能输配电及控制设备销售、合同能源管理等业务。

  执行董事和法人为韩继深,此人关联公司达到618家之多。高某亭担任该公司的经理一职。

  再往深挖一下,就会发现,陕西新奥只不过是新奥燃气发展有限公司的全资孙公司。新奥燃气的注册资本达6.2亿美元。主营业务为燃气设施的建设、安装、维护及燃气器具的维修,燃气输配等。

  这家公司的老板正是河北首富王玉锁。此人多次问鼎河北富豪榜,最新的财富为810亿元。而陕西公司的法人韩继深,在这家公司担任董事一职,据企查查显示,新奥燃气旗下子公司几乎都有韩继深的身影。

  1964年出生的王玉锁因为成绩差,三次高考都名落孙山。20岁就下海做生意,摆地摊,卖过葵花籽、啤酒、女式背心甚至干过塑料日用品的业务员,但是他一直没找到生意门道,常常亏本,甚至入不敷出。

  22岁时,他发现了商机——卖煤气罐。当时,城里人烧煤球、煤饼居多,甚至用着小柴灶。农村人用的大多都是土灶。对于清洁而便捷的煤气罐来说,是个新鲜事物。也不知道得了哪位高人的提点,他借着给人送煤气罐,赚了人生第一桶金——10万元。上世纪80年代,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等人们都用上煤气罐后,王玉锁又琢磨着提供灌气服务,于是,从1989年,王玉锁在霸州胜芳镇开了第一家液化气站,同时,还成立了自己的夏利出租车公司,两条腿走路,此时,他的财富开始迅速增长。

  仅仅3年后,他就前往华北油田,一口气拿下了3口气井的承包权,成立了新奥燃气公司,正式跨入天然气领域。

  之后的十年,王玉锁带着新奥燃气公司,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快速发展,一家民营企业,居然拿到一系列市政燃气管道工程,王玉锁的燃气帝国版图不断扩大,从最初一个廊坊,迅速扩展到全国178个城市,拿个多个地区的燃气经营权。

  到2001年,新奥燃气控股有限公司赴港成功上市。王玉锁的财富也与日俱增。早在2018年,王玉锁、赵宝菊夫妇就以620亿元的财富,位于胡润百富榜第30位。荣登河北首富。最新数据显示,他的身价已达到810亿元,相当陕西首富李振国财富的两倍,陕西前首富史贵禄的4倍。

  王玉锁还有一位儿子,名为王子峥。其出生于1988年,曾考入上海同济大学,又到美国留学。回国后,王子峥到新奥工作。在王子峥眼里,他的父亲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而且还特别护犊子。“他想让我快速成长帮他顶门立户,但对于那时我的阅历和经验来说,有点急切了。”王子峥曾对《中国企业家》坦言。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王玉锁在资本市场上“左手倒右手”,自己控制下的西藏旅游、新智认知、新绎游船和新奥控股,资产从左兜装到右兜,就变出13.7亿元收入,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

  回过头来说说陕西新奥公司,这家外埠公司入陕之后,行事低调。但却与陕西天然气公司、延长石油等陕西当地大型能源企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据媒体早前报道,2018年,陕西燃气旗下上市公司就先后与北京燃气、中国燃气、新奥等共同成立了黑龙江天然气管网有限公司,与山西国化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共同成立秦晋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吉县至宜川管道,大举拓展省外长输管网业务。

  而陕西新奥新能能源有限公司正是成立于2018年,可以说,这家公司正是因与陕天然气的合作而成立的。

  2019年,陕西新奥还与延长石油等公司,一起实地参观调研陕煤澄合王村煤矿斜井煤炭地下气化项目进展情况。

  2020年12月29日,陕西新奥的总经理钟晟卸职,接替他的正是从河北公司空降来的高某亭。他的首要任务,就是主抓公司在陕西业务的全面工作。上任仅仅两个月之后,就发生了“用烟头烫伤下属”的行为。事发后,又以酒后失控来敷衍,引发了网友们的纷纷讨伐。

  3月22日,面对如此“暴行”,连新华社都忍不住评论:“职务有高低之别,人格无贵贱之分。劳动者的尊严不容践踏。对任何形式的职场暴力,必须依法依规严肃惩处。”

  直到这时,陕西新奥对高某亭的处分才姗姗来迟——给予高某亭通报批评,并免除其职务。显然,这种处理结果仍然留有余地,对于拥有618家子公司孙公司的新奥燃气来说,只不过是将高某亭挪个位置而已。

  至于能否追究高某亭的刑事责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教授童德华表示,假如高某是过失用烟头烫伤刘某的脸部,只有重伤才构成刑事责任。以目前刘某的伤情,只适合民事调解。这也是唐延路派出所迟迟无法判定高某亭是否犯刑事罪的原因。

  但是,正如刘先生所说的那样,脸部烫伤后留疤,破相只是表面,但这件事对他心理所造成创伤却是无法愈合的。

  刘先生有一句话格外触目惊心:“我要求公司对这个事件成立调查组,严肃查处施暴者的违法违纪行为,同时查处这个事件过程中,部分人员存在包庇、阻挠的相关责任。对于违法人员,移交司法机关处理。”令人深思的是,究竟是谁在背后庇佑高某亭,庇佑这家市值千亿的公司?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