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活动动态 >

谁打死了陈国君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按照公安部的要求,命案必破,但吉林通化钢铁公司发生的这起命案情况比较特殊。”8月7日,吉林省一位司法官员告诉记者说,“首先,命案是由吉林省国资委等部门的错误政策和决策造成的,而且,这些政策和决策,得到了省政府的同意和批准。其次,命案是‘多因一果’,至少有几十人参与了殴打,但如果抢救及时,也不至于送命。”

  此前,7月24日,吉林通化钢铁公司发生了一起群体性事件,通钢上万名职工抵制民营企业——北京建龙集团控股通化钢铁(占66%股份),要求北京建龙集团“退出通钢”,北京建龙集团派驻通钢的总经理陈国君被扣押为人质,并遭殴打。省市两级政府组织武警和特警四次强行进入通钢厂区,企图营救陈国君未果。整个事件从上午8:30时开始,至晚上11时警方将陈国君送往医院,陈不治而亡结束。死亡报告显示,陈国君死亡原因是“颅骨骨折,颅内出血”。

  上述司法官员关于死亡原因“多因一果”的说法,得到了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主任法医室庄洪胜的认可。“颅内出血比较常见,抢救及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也就是说,陈国君死亡的直接原因有两个,一是多人殴打,二是施救不力。

  记者在吉林省采访中了解到,通化市公安局已成立了处置“7·24”事件指挥部,陈国君死亡案件的侦破工作由东华公安分局具体负责。“目前主要是收集信息,掌握动态,侦查工作暂时还没有开展。”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如果传唤有关涉案人员,将会引起更大的事端。因为大家都知道,事件是由上面的政策失误导致的。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维护稳定。”

  这位知情人士分析说,以后肯定要抓人,特别是阻碍警方进入厂区施救的人,都有录像。目前采取的侦查手段,主要是悬赏。为了制造声势,通化市公安局局长在媒体上公开讲,“要树立花钱买情报意识,对重要和核心情报信息,必须舍得投入。通化市局拿专项经费给予必要保障,以及时获得有价值情报。”

  悬赏的作用很快显现。通化市公安局发布悬赏公告的当天,网上就出现了“不要当卖国贼”的帖子,要“大家团结起来”,“巩固斗争的胜利成果”。这些发帖人的有关信息,很快被公安机关网监部门掌握。

  “到底是谁打死了陈国君,虽然有了侦查方向,但目前公安机关还没有准确的信息。”一位公安干警告诉记者,“马上就是建国60周年了,舆论又是一边倒,我看到连新华社下属的媒体都报道说,通钢发生的群体性事件,是当地政府没有依法行政导致的恶果。所以,公安机关的压力也很大。”

  陈国君死亡三天后,7月27日,吉林省国资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副主任王喜东称,“有些人挑拨、煽动群众不满情绪,将矛盾集中在建龙集团派驻通钢总经理陈国君身上,对其进行围堵,将其打伤流血不止,并作为人质挟持”。

  这是目前官方唯一一次对陈国君死亡原因的“判断”。但由于不是侦查机关,国资委的说法也并非“本职工作”,所以“可信度不高”。一位警官告诉记者:“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直接殴打陈国君的‘群众’可分为两类,一是通钢职工,二是社会闲散人员。但到底是通钢职工将陈国君打死的,还是社会闲散人员将陈国君打死的,目前司法机关还没有证据证明。”

  不过,从作案动机上讲,通钢职工要“建龙滚出通钢”,而陈国君作为建龙的代表,职工会把怨气撒到陈国君身上,通钢职工有打死陈国君的可能。特别是自2005年建龙入股通钢后,许多职工认为利益受到损害,收入和福利待遇减少,“去年冬天暖气都没烧”,“建龙损害了通钢和职工的利益”。陈国君作为建龙集团在通钢的代表,对职工又有过激的言辞和行动——7月24日当天上午,陈国君到通钢焦化厂开会,宣布将焦化厂的4个厂长免掉3个。“陈国君刚刚宣布完免职决定,就有人跑到主席台上,把陈国君拖下来扇耳光。还有人用拳头打,有人用脚踹。陈国君见势不妙,挣脱出来就往外跑,当时没往死里打,只是职工有气,教训他一下。”一位现场目击者说,“职工也都知道,陈国君就是一个高级打工仔,决策权还在上面。”

  最初的消息,都认为是通钢职工将陈国君殴打致死。有媒体甚至使用了这样的标题:一句狠话成了陈国君的遗言——“我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让你们全部下岗”——愤怒的工人将躲藏在通钢一间办公室铁柜中的陈国君拉出来,片刻之后,陈国君命丧工人们的拳头之下。

  但很快,媒体在报道殴打陈国君的“群众”时,出现了“没有穿工作服的人”——通化钢铁四周,已形成灰色经济群,从事倒卖钢材、废铁、运输等经营活动,其中借裙带经营的特殊利益者甚众。这些“没有穿工作服的人”被警方称之为“社会闲散人员”,也有作案动机。

  建龙入主通钢后,通钢高管要重新洗牌,原先与通钢形成长久商业利益关系的“社会闲散人员”也将被重新考量,“围钢经济”也将面临“重组”——通钢需要什么产品,通化市就优先引进并扶持企业生产什么,谓之“围钢经济”。通钢周边依赖通钢生存的企业很多,但建龙集团介入后,精明严苛的管理机制很可能将这种利益格局打破。所以,真正下狠手的是一些没穿工作服的社会闲散人员,他们是靠“吃通钢”为生,陈国君切断了他们的财路。很多金属回收公司的钢铁就是从通钢内部偷出来的,因为和内部人员相勾结,有的甚至开着卡车直接进厂区偷钢材。严格的管理使很多“吃通钢”的公司倒闭。

  “案件的复杂性在于,通钢职工和社会闲散人员都对陈国君实施了殴打行为,殴打时间跨度长达数小时,涉及人员数十人。”一位警官告诉记者,“按照惯例,这样的群体性事件,群殴行为,主要是追究组织策划者、主谋的责任,包括积极的参与者。所以,一般的打了一巴掌、踹了一脚的,不会追究刑事责任。这也是警方悬赏破案的主要原因。”

  第一个巴掌落在陈国君的脸上,大约是7月24日上午9时左右,至晚上11时被送往医院不治而亡,其间共有14个小时。如果今后有人将这14个小时拍摄成纪录片,将是何等的惊心动魄!目前,一些视频片段静静地躺在有关部门的保险柜里,被当做绝密材料保管。

  作为一个地级市,通化市所有警力,包括武警,都用上了,一些现场照片散见于互联网。但警力还是不够,经吉林省公安厅协调,又从周边地市调来大批警力。因为通钢太大,光厂区就有6个大门,共有职工3.6万人,后被精简为1.3万人。

  悲剧就从陈国君被扇耳光开始。陈国君挣脱后跑到了焦化厂二楼一个办公室里,一个工人为了保护他,将他藏在办公室的铁皮工具柜中,然后锁上办公室门。陈国君开始打电话,声称遭到殴打,请求警方保护。几乎是在同时,建龙集团董事长张志祥等人,在保安的护卫下离开了通钢。按照计划,7月24日这天,建龙集团要全面接管通钢,结果引发通钢职工抗议,上万人要“建龙滚出通钢”,并采取卧轨等方式,迫使通钢全面停产。

  此前,事件就有了预兆,所以警方为“建龙全面接管通钢”作了预案。事件发生前一天,7月23日,吉林省国资委、建龙集团高管等一行人马,从长春前往通化,宣布了经省政府同意的重组决定。会议不欢而散,包括通钢管理层多数人士都强烈反对建龙集团再次入股通钢,并取得控股地位。通钢董事长安凤成和三位副总经理当场宣布辞职以示不满,后来吉林省有关部门发布消息说,只有安凤成一人提出辞职——只有安凤成一人提交了书面辞呈。按照省国资委副主任王喜东的说法,国资委不是来征求意见的,而是来宣布省委省政府决定的。同时,陈国君被宣布任命为通化钢铁总经理。按照议程,第二天,陈国君正式走马上任。

  “警方第一次营救差点成功。”通钢一位人士告诉记者,“陈国君不断地用手机与外界联系呼救,警方知道他所在的位置。当时,消防云梯已经架到陈国君所在的窗前,但云梯很快被楼下的工人围住,武警被人群隔开,营救失败。”

  警方的意图很快被愤怒了的人群获悉。“原来,警方的目的就是营救陈国君,而对职工的诉求不管不问。所以,愤怒的人群把房子砸开,将陈国君殴打后,换了一个隐蔽地方藏匿。”知情人士说,“当时有人提出,把陈国君当人质,迫使政府收回决定。”

  政府的态度是“由硬到软”,“一步一步后退”,其中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拉锯过程”。开始,省市领导指示,抓紧调集警力,对现场进行布控,控制事态,不能手软;待伤者的诊断结果出来后,再追究打人者的法律责任;通钢集团在现场的领导提供闹事者姓名,以便公安局开展工作。

  警方接下来的营救遭遇了暴力抵制。“砖头、钢筋、铁块,雨点似的抛向警察和武警,盾牌被砸得砰砰响。”知情人士说,“第二次营救失败,加上工厂全面停产,事态扩大了,决策层开始研究职工的诉求——‘建龙滚出通钢’了。”

  7月24日下午3时左右,漫长的拉锯战开始了,第一个关键词是“暂缓”。出场的是通钢集团党委副书记崔杰,他告诉人群,“经省政府研究同意,建龙暂缓执行控股协议”。话言未落,矿泉水瓶伴随着砖头就飞了过来。同时,警方又开始了一次强行营救,同样遭到了人群的暴力抵制。

  “暂缓”之后,第二个关键词是“终止”。出来宣布这个关键词的是吉林省国资委主任李来华——报省政府批准,国资委终止建龙集团重组并控股通钢集团的决议。“终止之后可以恢复,骗人的把戏。”短暂的寂静之后,人群又开始骚动。

  政府已经知道陈国君的伤势严重,急需救治。由于停产,聚集的人群越来越多,形势急剧恶化。所以,第三个关键词出现了——“永不”。“大约下午6点钟,我们从广播里听到了这样一则公告:根据广大职工愿望,经省政府研究决定,建龙将永不参与通钢重组,希望广大职工保持克制,维护企业正常生产秩序,尽快撤离。”通钢一位职工告诉记者,“但职工们信不过,要求看到文件,因为口说无凭。国资委领导提出,现在下班了,没法制作文件;况且,从长春到通化,有300多公里的路程。”

  大约晚上8时,国资委的文件传真件——《关于终止建龙集团增资扩股通钢集团的通知》广为散发,通化电视台反复滚动播放。通钢办公楼前的广场上陆续响起鞭炮声和欢呼声。聚集的人群渐渐散去。约11时,武警排成方阵,进入焦化厂办公楼,将陈国君抬走送往医院。但为时已晚,陈国君不治而亡,死因是颅骨骨折,颅内出血。

  “警方的主要活动,特别是4次强行施救,都有现场录像。”一位警官告诉记者,“这些阻碍施救的人是否涉嫌犯罪,需要研究。”

  记者在采访中还听到另一种说法:“政府在处置这一突发事件时措施不力,施救不力。在对待职工的诉求问题上,漠然置之。如果早一点决断,陈国君不至于死亡。”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Power by DedeCms